老中青幾代人滴水穿石 他們將汗水和成果一同留在這片土地上

發布時間:2019-06-24 09:53 來源:新華網 作者:王琦

長期以來,高校作為人才培養、科技創新、社會服務、文化傳承、國際合作交流的重要力量,在服務新農村建設、精準扶貧中一直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作為科教興國、科技興農的重要舉措,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合并組建20年來,肩負“為干旱半干旱地區可持續發展提供高水平科技支撐和高素質人才支持”的使命,積極探索以大學為依托的農業推廣新模式,在廣袤的大地上為農業強、農村美、農民富書寫了一篇篇科技支農的大文章。

專家扎根田間地頭 讓農民實實在在嘗到科技的甜頭

陜西省白水縣位于渭北蘋果核心產區,2005年在各級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學校立足陜西農業產業實際,在白水縣率先創建了蘋果專業試驗站。試驗站擔負著科學研究、科技示范、教學實習與人才培養等重要任務,擁有育種、栽培、植保、土肥、蘋果儲存等20多名專家技術人員,主要開展新品種引進選育、砧木篩選與繁育、優質高效栽培技術、病蟲害綜合防治、果品質量安全控制等方面的研究與推廣工作。

從2005年到如今,趙政陽在這里一待就是15年。可如果不是一再和照片核對,你不一定能認得出,眼前這位行走在果樹間,皮膚黝黑又精力充沛,提起蘋果品種滔滔不絕的人,其實就是試驗站研發團隊照片墻上一眼看上去就讓人覺得風度翩翩的“首席專家”。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果樹學博士導師趙政陽為我們介紹,“當初建站的目的就是要探索農業高校科技資源和科技人才優勢服務于地方產業發展,為地方培育更多人才的模式。”為什么會選擇從“蘋果”入手?趙政陽說,“蘋果種植業是陜西的優勢特色產業,陜西下轄的縣里,白水縣一個縣蘋果栽種的面積就達到55萬畝,我們想要在蘋果的主產區建立長期穩定的試驗示范基地。”

據了解,基于為區域主導產業發展提供科技支撐和技術服務的基本出發點,發揮大學的科技資源與人才資源優勢,試驗站的建設發展確定了試驗研究、示范推廣、人才培養、技術交流與合作的“四位一體”的基本功能,實行首席專家負責制。

回顧在站上這15年的歷程,趙政陽這樣總結:第一個五年是“老果園的改造”,提振農民信心。通過“1+4+4”的模式——即一名學校的科研人員指導四名基層技術人員,再由四名技術人員分別指導四名基層技術干部和科技示范戶。通過讓科技示范戶采用先進生產技術、科學管理,在給示范戶帶來實實在在甜頭的同時,帶動其他果農采用新技術、接受新品種的積極性。

第二個五年是“蘋果栽培模式的改變”——推廣旱地矮化蘋果栽培模式。“我剛來的時候,白水都是傳統的栽培模式,經過這么多年的努力,現在白水縣的矮化蘋果栽培面積在陜西名列前茅。”

2015年,趙政陽團隊經過近20年的不懈努力,育成“瑞陽”“瑞雪”兩個具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優質蘋果新品種。“瑞陽”易成花 ,結果早,豐產性強,果型大果實色澤艷麗果面干凈,果肉細脆,味濃,口感好,品質接近紅富士,抗病性強,優于富士,晚熟耐儲存;“瑞雪”以富士與粉紅女士為親本雜交,早果豐產,果型大,果型端正,外表干凈,果肉細脆口味濃,抗病性強,晚熟耐儲藏。

“去年‘瑞雪’賣得特別好,讓農民實實在在真真正正嘗到了科技種植的甜頭。”趙政陽期待著,“瑞陽”和“瑞雪”這兩個新品種,未來可以對白水縣、對陜西乃至對整個西北的蘋果產業發展和品種結構調整產生推動作用。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發揚傳統 培訓基地發揮“酵母”作用

在育種上實現突破的同時,西北農林科技大學也沒有忘記長期開展農業農村干部和農民培訓的實踐和傳統。教育部、農業農村部、科技部等多個部委以及陜西省委先后在學校建立多個培訓基地。

多年以來,學校始終把教育培訓工作作為服務國家需求和社會需要的重要方面進行規劃建設。2017年5月根據陜西省脫貧攻堅的形勢需要,制定并啟動《西北農林科技大學農業特色產業技能扶貧百千萬精準培訓工程》,圍繞陜西56個貧困縣農業特色產業,組織百名專家,舉辦一百場培訓班,對一千個貧困村、一萬名致富帶頭人或建檔立卡貧困戶進行精準培訓。十九大召開后,圍繞鄉村振興戰略,通過調研制定了農業農村干部和職業農民培訓方案。

針對基層干部和職業農民數量多、產業類型多、培訓需求旺盛等特點,學校創新培訓組織形式,采取“請進來、走下去”相結合模式開展培訓。一方面請進來、組織學員到學校培訓,一方面走下去、組織教師深入貧困縣田間地頭培訓。為了使培訓順利進行,學校與貧困縣建立多種培訓合作形式,與千陽縣共建蘋果田間大學,在鎮巴縣、漢濱區和柞水縣等深度貧困縣建立農民培訓基地,在合陽縣建立農民發展學院分院,這些平臺保證了培訓能夠“走下去”,送教下鄉進村入戶,僅合陽縣分院2018年培訓農民8000余人次。

通過讓學員和專家教授“結對子”,使學員和大學之間長期聯系,搭建的互助交流平臺讓學員帶來問題、帶走成果、留下建議、反饋意見。通過長效機制的建立,架起了學員與專家教授、學員與學員之間的橋梁,培訓基地就像“酵母”一樣,不斷鞏固、擴大、延伸著培訓的成果。

“我是植物的醫生” 離農民和土地近就更要解決生產上的實際問題

“歡迎各位來到我們楊凌,來到我們鄉下,來到我們旱區作物逆境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剛一見面,旱區作物逆境生物學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工程院院士康振生就用這句話做了開場白。為什么會說這里是“鄉下”?康振生認為“學校在鄉下,鄉下就離農民近,離土地近,那么更要解決生產上的實際問題。”“我們的科研工作和目的,實際上也就是圍繞旱區農作物上重大的問題開展研究,通過我們的研究以后能夠最終服務農業生產。”

作為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康振生認為:“這個實驗室,經過近20年的發展,為解決農民的生產實際問題,推動農業發展,應該說做了一定的貢獻。”

說真的,這只是康振生院士過于謙虛的表達,實際上自實驗室成立以來,他圍繞旱區農業生產中的逆境因子這一前沿科學問題,重點開展了一系列研究,主持了多個課題和項目,在國內外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1500余篇;編著論著13部;創制小麥、玉米、油菜、小雜糧、蘋果、葡萄等作物新種質300余份,40個新品系正在參加國家或省區域試驗,培育作物新品種56個;獲批國家授權發明專利47件,獲批植物新品種保護權3個。

“我從事植物保護、植物病理學工作,換句話說,我就是植物的醫生。”講起自己的工作范疇,康振生這樣形容。“因為植物和人一樣,也會生病,會受到病毒、細菌、真菌的侵害,在我們這個區域,有很多病害,不僅影響當地,更重要的是對全國也會有影響。”

提起影響廣泛的小麥病害,就不能不提到小麥條銹病。它是世界小麥生產的主要公敵之一。

“這個病害曾經是我們小麥生產危害最重的病害。”如今提起它,康振生用了“曾經”兩字,因為“小麥條銹病現在對我們國家來講,是可防可治,有病無災。”而為了達到這個目標,康振生、他的老師李振岐院士、眾多老一輩的專家學者經過了漫長的研究,最終根據傳播規律,提出了防治策略。

學士、碩士、博士,一路走來,康振生在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扎下根來。“曾經”二字如今說來很輕松,但那背后凝聚的是幾代人前赴后繼的努力和心血。

記者手記:

高校是高水平農業農村科技創新人才的聚集地。統計顯示,在國家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十三五”新增崗位科學家中,來自高校的專家有164人,占總數的46%。39所高校新農村發展研究院累計派出科技特派員4.6萬人次,培訓鄉村振興人才48萬余人次,培訓農業技術人員43萬余人次,以各種形式培訓新型農民250余萬人次。

多年來,西北農林科技大學積極開展面向農業生產實際的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破解“小麥癌癥”條銹病防治難題;建立旱區農業高效用水技術體系;優質強筋小麥品種“西農979”累計推廣面積過億畝……

在這所扎根西北農村的大學里,還有很多像康振生院士一樣的專家學者,他們始終走在防治研究的路上;在田間地頭,也有很多像趙政陽這般的教授們,他們都在各自的領域默默奉獻、積極貢獻。他和她、他們和她們,眾多老中青幾代學者專家,水滴石穿,潛心鉆研,用自己的所學所得服務這片土地,將自己的腳印和汗水、心血和成果留在了這片土地上,富裕了一方百姓,用自己的科研成果,滋養了農林科技。

楊凌農業高新技術產業示范區管委會主辦

楊凌示范區大數據中心承辦

運維電話:029-87030809     網站地圖

楊凌示范區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29-87030800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網站標識碼:6191000009    陜ICP備15000236號-2    陜公網安備61909002000004號

浙江快乐彩开奖公告